《庆余年》为网络文学IP改编再开新局面

作者:马丽

时至年末,网络剧又掀起了一波观剧热潮。《庆余年》《鹤唳华亭》《剑王朝》《梦回》等剧相继上线,在严寒冬日营造起热烈的观剧氛围。其中,《庆余年》在收视热度和观众口碑上皆稳居榜首,代表了2019年网络文学IP改编影视剧的一个高峰。回顾网络文学IP改编影视剧的发展历程,从爆火到降温、从无序到有序、从粗制滥造到精品频出,最终印证了影视创作的一个规律:英雄不问出处,成功属于精品。而精品网络剧集的诞生,除了网络文学IP本身的质量和流量,更需要影视创作者以“内容为王”的精品意识和对正向价值观的坚持。

《庆余年》为网络文学IP改编再开新局面

  近十年来,一系列由网络文学改编而来的古装剧占据了热播题材的半壁江山,并引发了现象级的观剧热潮,网络文学IP一时间成为影视行业的兵家必争之地,“抢购”热潮也造成部分IP的滥用。然而,好的影视公司能够拨开流量和热度的云山雾海,从中发掘出好IP的真正价值,《庆余年》就是躲过急速开发的成功案例。2008年,《庆余年》在起点中文网的总点击率超过2000万,成为“年度最受欢迎的网络小说之一”,代表那个时期网络小说的高峰,收获粉丝无数。剧版《庆余年》从出品人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CEO程武,新丽董事长曹华益,到编剧王倦、导演孙皓,乃至主演张若昀,都是原著的忠实粉丝。在《庆余年》开机仪式上,程武曾表示:“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都是这部作品的忠实粉丝,在漫长的前期孵化过程中,有着很多共同的语言,正是同样的愿望与理想,让我们走在一起,我也相信,伴随着这种信念与坚持,我们最终将不辜负所有人对这部厚重作品的期待。”《庆余年》蛰伏十年,在耐心的等待和精心的打磨后诞生,既获得了观众口碑,还为男频网络文学IP打开了新的局面。

  《庆余年》的成功也让我们看到,精品剧集的推出,需要团队自上而下追求和坚持“内容为王”。网络小说版《庆余年》无论是作品立意还是文学风格,都称得上是网络文学中的“清流”,而剧版在改编过程中,也坚持着对美好品质和正向价值观的书写。主人公范闲在古代社会“闯荡”,为的是建立一个人人平等、没有尊卑贵贱的社会。这也使得他一反“爽剧”主人公设定,不是“只手通天”,而是在封建社会中,为了情和义,不断反抗,艰难前行。为了好友滕子京追查真凶,深陷险境在所不惜;推崇亲情大于礼教,所以痛陈父亲对于次子范思辙的冷漠和刻。蛔非笕巳似降,生命可贵,所以不愿牺牲任何一个无名小卒的性命……范闲母亲叶轻眉立在鉴察院门口石碑的文字,是这部剧所想要传达的理念,也是范闲在剧中苦苦践行的理想,“愿终有一日,人人生而平等,守护生命,追求光明,此为我心所愿,虽万千曲折,不畏前行。”范闲是理想主义和人本主义的化身,是照进封建社会的一道光,也是为荧屏前的观众展现美好品质的载体。正如程武对《庆余年》的喜爱,除了故事情节的吸引,更是被范闲的信念所打动:“人跟人之间不应该有阶级和地位的尊卑,我们看到的不光是那种开了‘金手指’的天赋异禀的人的打怪升级,而是人所具有的非常难能可贵的美好人性。”

  在引人入胜的故事和美好的价值内核之外,观众对于《庆余年》呈现出的精湛的演技和考究的制作也颇有赞誉。《庆余年》的拍摄时长达七个月,而促成这部作品则花费了三年时间。早在2017年6月,腾讯影业在上海电影节宣布拿到了《庆余年》2018年后的版权,并将以“五年三季”的模式启动影视化开发。“五年三季”的安排,既有对于小说整体体量的考量,也开创了一种网络文学IP开发的新路径。

  随着《庆余年》的热播,剧集本身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凸显。它的成功引起了影视行业对于网络文学IP改编影视剧的再度关注,同时也提升了观众对于网络影视剧品质的期待。可以预见,借鉴《庆余年》的成功经验,在政策引导、平台的助推下,越来越多精品网络影视剧将点亮未来的荧屏。(马丽)

更多精彩内容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